风起于青萍之末。相比2018年公司还在以人员优化而不是裁员来指代架构的调整,如今,从头部的京东确认裁员10%、滴滴裁员15%到一些创业公司干脆暴力裁员,甚至有的创业公司一度宣布“996”工作制——这些措施成为面对市场、面对现实时更直接的选择。

众所周知,近两年新零售战场竞争激烈,以盒马鲜生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不断分食超市市场,并加大开店步伐,这对于传统商超来说冲击不断。